鹏城网络空间论坛之院士讲堂观后感

研究动态 netlab 144℃

2018年7月18日星期三,我有幸聆听了丁文华和李凯两位院士的的汇报,丁文华院士从自己在中央电视台工作这么多年的经验出发讲了有关现代电视技术的发展的,李凯院士则结合自己的创业经历讲了自己对颠覆性的创新与研究的理解。

      丁文华院士从四个方面讲了电视技术的发展,第一电视技术需要追求更具实时性的报道;第二,电视技术追求一个更高质量的影音呈现,更加真实的现场还原,比现场更多视角的体验;第三,电视技术需要更注重人的参与感,需要有人与人互动的节目形态。第四,电视技术更注重个人体验效果,关注方面是虚拟现实技术。丁院士从新闻事件报道和体育赛事转播两方面举了例子。新闻事件报道具有突发性和多时空性,而解决的办法是ENG(Electronic news-gathering)和EFP(Electronic Field Production),即电子新闻采集设备和电子现场制作技术的发展。而体育赛事的报道关注的是预定赛事的全过程展现,动感情感的结合,超越现场的观看体验。体育事件报道是预先布置众多设备,这些设备需要捕捉超越现场的独特视角以及运动员的情感慢放,比如足球入网过程的捕捉和球员进球效果慢镜头回放,这都是需要预先的大量布置和很高的摄像质量和捕捉技术,并且除了技术,更加需要实践经验丰富的专业人员的高水平呈现,这是当前AI技术无法代替人工做到的。互动技术和虚拟现实技术则是为了更高的画面呈现效果和增强人的体验和参与度。这便是丁院士汇报的内容。

       李凯院士则结合自己创立Data Domain公司的经历,给我们讲了他对于颠覆性创新与研究的想法。他的ppt开头放了两句话,Research is the transformation of money into knowledge;Innovation is the transformation of knowledge into money。做到disruptive research,要的是causing a paradigm shift。而做到discruptive innovation则是能够displace current products。李院士举了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两句话。第一个是ImageNet Project。该项目由李凯院士和李飞飞教授发起,目标是制作一个用于视觉对象识别软件研究的大型可视化数据库。他认为这是计算机领域的一个paradigm shift。因为他指明人的知识积累,如果只有小学的课本,即使有再好的学习方法,也只能是小学水平,只有有足够多的知识库,人在学习之后才能够有足以支撑其在各自领域发挥作用的能力;计算机的智能化发展和人类知识发展一样,同样需要庞大的知识库来支撑,才能够变得更加智能。而李凯院士指出颠覆性创新的可能的基础便是大多数人都站在你的对立面。NSF放弃资助该项目,因为他们认为数据集(知识库)来自于人工对于数据的标注形成的集合,这并不是创新,但李凯院士还是继续做了下去。虽然按论文发表数和项目资金看,该项目算不上成功,但是对于AI的发展无疑起到了足够的推动作用,而事实也证明了数据集的重要性。虽然制作数据库是纯人工对数据手动注释,可能算不上创新,但是数据集无疑是当时搜索引擎和AI发展的源头活水之一。第二个便是Data Domain公司的创立。李凯院士做完市场调研得知数据存储行业的需求不断扩大,而市场趋势是磁带被磁盘技术替代,基于磁带技术的数据中心磁带库的替代者还没有出现,李凯院士认为discruptive innovation的产品便是Data Domain。Data Domain 是重复数据删除技术的先驱,通过高速的嵌入式重复数据删除技术,Data Domain的系统可以轻易的实现数月的数据备份和恢复,其总体造价甚至与磁带相当。在目标确定后他便亲自下海组建团队。并且李凯院士讲到,只有前瞻的眼光是不够的,还需要最好的团队和无私的团结。技术需要自己刻苦学习,团队组建则需要自己在求学过程的人脉积累。

听了两位院士高屋建瓴的汇报之后我感触很深,我明白了不仅要真正踏实的做好自己当前的工作,还要能够有思考未来的想法以及敢于突破自己的态度。命名数据网络的提出到今年也已经有十年,在这个方向,我们实验室做了很多扎实的工作,也有了很多的成果,现在我们更应该认真总结过去,并且结合当前趋势去将我们的工作进一步推向更高的台阶。

转载请注明:命名数据网络(Named Data Netwoking)中文社区 » 鹏城网络空间论坛之院士讲堂观后感

喜欢 (1)